新闻中心
在企业关于员工以照顾家庭为由、来拒绝公司安
来源:杰博人力时间:2017年08月30日
关于员工以照顾家为借口不愿出差,下面上海劳务派遣公司给大家用一个实际案情分析下:
 
小燕于2007年6月25日入职文思海辉公司,双方于同日签订期限自该日至2010年6月24日的劳动合同,其中约定:文思海辉公司安排小燕从事技术类岗位工作;文思海辉公司可以安排小燕在该公司总公司、分公司及业务涉及的地区工作;小燕因完成其工作的需要临时在以上工作地点之外工作的,小燕须服从工作安排,主动完成工作任务;文思海辉公司根据经营及业务的需要调整小燕工作地点的,应当征得小燕的同意。
 
 
上述劳动合同到期后,双方续订期限自2007年6月25日至2010年6月24日的劳动合同,其中约定:文思海辉公司可以安排小燕在该公司总公司、分公司及业务涉及的地区工作;小燕因完成其工作的需要临时在指定工作地点以外的地点工作的,小燕须服从工作安排,主动完成工作任务。否则,文思海辉公司有权按拒不服从工作安排对小燕进行处理。后文思海辉公司根据业务情况,多次安排小燕出差,但是小燕多次以家庭需要自己照顾等各种方式拒绝出差属于不服从工作安排。
2014年5月6日,文思海辉公司通过发送电子邮件的形式向小燕送达《解除劳动合同通知》,其中载明:由于小燕未按出差通知要求到达深圳大族城市出差,导致项目延误,给公司造成损失,严重违反员工手册规定,经公司研究决定,公司于2009年5月6日与小燕解除劳动合同。小燕不服上诉,需要公司支付赔125352元:文思海辉公司支付小燕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125352元。文思海辉公司不服诉讼至法院。
 
 
案例评析
 
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文思海辉公司以张晓燕不服从工作安排为由与小燕解除劳动合同是否合法。本案中,根据文思海辉公司提交的且小燕认可真实性的电子邮件显示,小燕确实在工作中存在未能按照文思海辉公司安排出差的情形;就此小燕提出两种抗辩理由:一为其家庭成员生病需要照顾,二为已经提供远程支持。
 
一审法院认为:
 
第一,鉴于劳动关系具有人身依附性的基本属性,劳动者在向用人单位提供劳动之时应当遵守用人单位的安排,除有特殊情况出现或者劳动合同中有除外约定,劳动者应当服从用人单位的出差安排;
 
第二,作为具有特殊社会属性的劳动者,在避免影响用人单位生产任务完成的同时,还应顾及劳动者的必需家庭责任;
 
第三,文思海辉公司并非在小燕第一次拒绝出差安排之后即不尽人情的做出了辞退决定,而是在小燕多达三次未能遵照安排出差之后方以其不服从工作安排而将其辞退。所以法院任务小燕应该自己承担后果。
 
 
综上,小燕在职期间确实存在严重违纪可被合法解除劳动合同的情形,且文思海辉公司辞退小燕依据充分、送达手续完备。鉴此,法院认为文思海辉公司与小燕解除劳动合同合法有据,故确认该公司无需支付小燕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125352元。
 
一审判决判决:
 
确认文思海辉技术有限公司无需支付小燕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十二万五千三百五十二元。小燕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
 
二审法院认为:
 
小燕认可的劳动合同中有关于工作地点的约定,该约定内容明确且不违反法律的强制性规定,属于合法有效的劳动合同内容。小燕在职期间确实存在严重违纪可被合法解除劳动合同的情形,且文思海辉公司辞退小燕依据充分、送达手续完备。鉴此,本院认为文思海辉公司与小燕解除劳动合同合法有据,故确认该公司无需支付小燕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
 
二审法院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综上,上海劳务派遣公司建议各企业能否给员工建立企业家庭日,尽量减少这些事情的发生